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igong lantern

 
 
 

日志

 
 

村上春树的小说世界  

2010-03-20 19:2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要进行的并非批评——甚至算不上印象式的,而只能说是杂谈,意即,我想到什么,就会叙述下来。
一,村上的小说世界及其艺术魅力
  在此不妨借用村上汉化御用文人林少华的总序之名,虽然这里的观点与其基本无甚关系。林盛赞其书的现实性与文笔(文风,语体以及其他),而就我看来,村 上作品本却是非现实的(不仅为其非现实性的荒谬),至若林所言及技巧非独于村上氏的作品,其非现实性的运用不妨可寻来证明我的观点。而说到底,文学本身的 功用也决定现实性之不存——当然我们可借用前人的一些言论进行另种叙述,村上作品具有的是一种主体性真理——作家本人的理式。
  而谈及文笔,我所见皆为林译,而有鉴于林译之争论,故暂撇文笔不谈。
  林言及村上的另一魅力——虚无与悲凉的刻画,倒是双手赞成。而尤其是在《战记》中,我们甚至能读出家加谬的影子——荒谬。而村上自述其“不得不寻”的 理念,更能清晰看出“西西弗的勇气”(当然,这并非说村上或其作品是存在主义的)。
  那么,村上的成功之处——至少是在商业化的成功之处,到底为何?这里不妨引用Jay Rubin的发言——“村上一点都不沉闷。你可以轻松地读完全书。是为我们这个高度商业化、低胆固醇的时代提供的一种清新的低卡路里式的普鲁斯特趣味。他 处理的都是那些根本性的问题——生与死的意义、真实的本质、对时间的感觉与记忆及物质世界的关系、寻找身份和认同、爱之意义——但采取的是一种易于消化的 形式,不沉闷、不冗赘、不压抑,但又十足真诚,绝不故弄玄虚。他面向现今的我们讲话,用的足我们这个时代的语言,对于活在这个世上所具有的全部好处和乐趣 既敏于感受又秉持一种虚无主义的态度”。
  村上不同于其他工业化小说之处就是,他在本质上是思考的,其小说本质上是思辩式的,而不是单纯的消费品。而同时,他的思辩又并非同以往一般,是充满精 细,机械而严谨的西式思考,而更倾向于东方的一种个人印象式的跳跃的探索(这里单纯是指其方法与表现不同)。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不同于阅读西方经典时不断 地思考与无尽的细读,在村上的世界里,我们唯一需要的就只有顺着作者的步调,感受其思绪的吹拂。
二,村上的小说世界及中国的森林
  我在标题中用了中国这一定语,是因为我并没有考察其他而就大陆华语圈而言。每每我们论及村上,都不难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探讨的积 既非村上也不是村上的作品,而是《挪威森林》式的村上及其作品(更可怕的是,这森林甚至不是村上而是林少华的)。这一事实,不仅显现于评论,甚至也多见于 村上的翻译问题讨论。
  这样的可怕在于两点。其一是森林的中国化(林译化),即便这里的森林不是所谓“六朝美文”的,至少也是一种小资白领的,显而易见的事实就在于,这些读 者几乎都是(且永远都是)“挪威一族”。
  而其二则在于《森林》本身在村上作品中的独特性与冒险式创作,就如村上本人对其一再与众不同的强调(创造上的挑战与现实主义的),紧抓一本“大特异 点”式的《森林》为中心评述村上,显然是有失公允的。
三,村上小说世界的内部
  开头我曾言及暂压文笔不表,不过既然要评价村上小说,也就始终饶不过文本本身。笔者也只好就此献丑,说说村上小说的文本特质。
  1、双线并行,复调同唱
从《羊》中的我与”羊男“,到《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的两个世界及至《卡夫卡》的田村、中田,双线并行可谓是村上作品的标志之一。这种复调式手法来源于 村上(“小说协作这一行为的最深层……丝毫没有改变”)的创作理念,而其营造的悬念气氛更是给作品凭添戏剧性。
  2、粗暴隐喻,陌生幽默
  似乎因为师承英美,村上的作品总是有许多隐喻(metaphor in Dragon Lantern),这一点在《卡夫卡》中的表现尤为明显。而这些隐喻通过陌生化效果,既压榨出了幽 默,又挤兑出了文学性。
  3、美学符号
  村上作品似乎总少不了各式各样的符号——唱片,商品,小说乃至数字(《天黑以后》尤是如此)。虽说其越发倾向于精英文化(像笔者这种对JAZZ与古典 一窍不通的,在游于《卡夫卡》的世界里就吃力万分,难言一畅),但于此同时带来的美感与自发性的狡猾功用又是值得赞赏的。
四,对村上小说世界的展望与其他
  正如前文所说,村上小说的思辩本质是一种随笔式的自由游走(这一点在《卡夫卡》中怕是最为明显)而这种带有强烈主观性的思索结果就是导致小说张力失 调。
  仍以《卡夫卡》为例,小说中涉及到诸如杀戮、战争以及改变等母题,可随着作者的武断与随意,此后再未有这等探索,而关于战争的章节也失去了其他意义。
  当然,纵使如此,作为继安部公房之后日本唯一的国际性作家与当代文学少有的低脂趣味,村上作品仍是值得关注,其“综合性小说”的创作理念也引人注目。 而作为笔者,在此也希冀汉译《1Q84》的早日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